<var id="pxh0h"></var>
  • <input id="pxh0h"></input>
  • <var id="pxh0h"></var>
    <nav id="pxh0h"><output id="pxh0h"></output></nav><font id="pxh0h"></font>
  • <sub id="pxh0h"><tt id="pxh0h"></tt></sub>
    <nav id="pxh0h"><var id="pxh0h"></var></nav>
  • <var id="pxh0h"><output id="pxh0h"></output></var>
  • 展開

    靈龜八法治療肝郁氣滯型抑郁癥

    發布時間:2022-06-02   |  所屬分類:康復醫學: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觀察靈龜八法合六字訣治療肝郁氣滯型抑郁癥的臨床療效。方法:將60例肝郁氣滯型抑郁癥患者隨機分為治療組和對照組,每組各30例。治療組采用靈龜八法合六字訣治療,配以百會、合谷、太沖、印堂、三陰交、內關、神門,對照組予氟哌噸美利曲辛片治療,2組療程均為3周,比較2組治療后的綜合療效及治療前后焦慮自評量表(SAS)積分、24項漢密爾頓抑郁量表(HAMD-24項)積分、中醫證候積分。結果:總有效率治療組為90.00%(27/30),對照組為66.67%(20/30),2組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2組SAS積分、HAMD-24項積分、中醫證候各項積分及總積分治療前后組內比較及治療后組間比較,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或P<0.01)。結論:靈龜八法合六字訣治療肝郁氣滯型抑郁癥療效顯著,值得臨床推廣。

    靈龜八法治療肝郁氣滯型抑郁癥

     。坳P鍵詞]抑郁癥;肝郁氣滯證;靈龜八法;六字訣

      抑郁障礙即抑郁癥,其主要臨床表現為心境低落,可伴有思維遲緩、意識活動減退、認知功能損害等。據報道,20%的中國人患有抑郁癥,而得到確診的3千萬患者中,進行過專業治療的患者不超過11%,且更多的患者無法察覺到所患的精神癥狀[1-3]。對于本病的治療,臨床治療多口服西藥,同時可配合物理療法、心理療法等,但長期服用西藥,毒副作用頗多,預后較差。六字訣源于南宋,重在調息,能理臟腑、調氣血,能使患者生理、心理、情緒得到放松,從而起到抗抑郁、除煩躁等作用[4]。靈龜八法,即八法神針,法于天地與四時,通過按時辰開相應之穴以針刺之,能激發經氣,平衡陰陽,被廣泛運用于臨床。本研究將靈龜八法與六字訣配合運用治療肝郁氣滯型抑郁癥30例,療效頗佳,并與西藥氟哌噸美利曲辛片治療的30例作對照觀察,現將結果報告如下。

      1臨床資料

      1.1一般資料

      選擇2020年5月至2021年5月于湖南省中醫藥研究院附屬醫院神經內科住院部與門診就診的肝郁氣滯型抑郁癥患60例,采用隨機數字表法將其分成治療組和對照組,每組各30例。治療組中,男8例,女22例;年齡18~60歲,平均(37.79±10.89)歲;病程3~30個月,平均(14.90±5.45)個月。對照組中,男5例,女25例;年齡18~60歲,平均(37.25±11.81)歲;病程3~30個月,平均(14.80±6.17)個月。2組性別、年齡和病程等一般資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

      1.2診斷標準

      1.2.1西醫診斷標準。符合文獻[5]中抑郁癥的診斷標準。1)典型癥狀:①興趣或愉快感喪失;②精力降低或疲乏感;③心境低落。2)常見其他癥狀:①睡眠障礙;②自我評價和自信降低;③食欲下降;④注意力降低;⑤認為前途暗淡悲觀;⑥自罪觀念和無價值觀(即使在輕度發作中也有);⑦有自傷或自殺的觀念或行為。必須具備上述典型癥狀1項,同時具備常見其他癥狀≥2項,持續時間>2周,方可明確診斷。1.2.2中醫辨證標準。參照《中醫病證診斷療效標準》[6]擬定肝郁氣滯型郁證的辨證標準。精神抑郁,胸脅脹滿、情緒不寧,或咽中如有異物梗塞,或頻發噯氣,善太息,脘痞,悲傷欲哭,舌苔薄白,脈弦。

      1.3納入標準

      1)符合上述西醫診斷與中醫辨證標準;2)年齡18~60歲,性別不限;3)焦慮自評量表(SAS)評分≤70分、但≥50分[7];4)24項漢密爾頓抑郁量表(HADM-24項)評分為17~35分[8],屬于輕、中度抑郁癥者;5)近2周無抗抑郁藥物使用史;6)自愿參加本研究并簽署知情同意書。

      1.4排除標準

      1)處于妊娠期或哺乳期,或計劃妊娠者;2)有酒精、藥物依賴史者;3)合并其他臟器嚴重疾病;4)抑郁障礙由精神性物質、非成癮性物質所致;5)患有器質性損傷性精神障礙。

      2治療方法

      2.1治療組

      采用靈龜八法合六字訣治療。1)取穴。根患者就診時間,用謝感共教授推算之法,算出日干支序號,查謝氏“靈龜八法簡易開穴表”[9]得出當時所開之穴(取雙側),配以百會、印堂、合谷、太沖、三陰交、內關、神門。2)治療前準備。針灸治療前,受試者排空膀胱,穿寬松柔軟衣物,調節情緒,放松心情,觀看國家體育總局2003版《健身氣功六字訣》,并由經過培訓合格的工作人員進行干預指導。每次30min,結束后休息10min,準備針刺治療;颊呷⊙雠P位,以能助醫師施針為宜。采用華佗牌一次性無菌針具(蘇州醫療用品廠有限公司,規格:1寸(0.25mm×40mm)、1.5寸(0.25mm×25mm)。3)操作方法。先用1寸針,消毒后針刺靈龜八法所開穴位0.5~0.8寸;再用1.5寸針,針刺合谷、太沖、三陰交1~1.2寸,分別行捻轉瀉法、捻轉補法;后用1寸針直刺內關0.5~0.8寸,向后平刺百會0.5~0.8寸,向下平刺印堂0.5~0.8寸,均行平補平瀉法。10min行1次手法,共留針30min。每周連續治療5d,休息2d。

      2.2對照組

      采用氟哌噻噸美利曲辛片治療。氟哌噻噸美利曲辛片(H.LundbeckA/S丹麥靈北制藥有限公司,批準文號:注冊證號H20130126,規格:0.5mg∶10mg/片)口服,1片/次,早晚各1次。2組療程均為3周。

      3療效觀察

      3.1觀察指標

      1)SAS積分。SAS包含20項評價內容,癥狀少有,計1分;有時有,計2分;經常有,計3分;持續有,計4分。標準分為20題得分相加之和再×1.25后取整數。正常:標準分<50分;輕度焦慮:50分≤標準分<60分;中度焦慮:60分≤標準分≤69分;重度焦慮:標準分>69分[7]。2)HAMD-24項積分。HAMD-24項內容包含:早醒、有罪感、精神抑郁、入睡困難、自殺、睡眠不深、遲緩、精神性焦慮、工作和興趣、激越、胃腸道癥狀、體質量減輕、性癥狀、軀體性焦慮、自知力、疑惑、人格解體或現實解體、日夜變化、強迫癥狀、偏執、能力減退、自卑感、絕望感、入睡困難。每項下有1~4個小項目,分別按1~4分評分,各項相加之和為總評分。無抑郁:總分<8分;輕度抑郁:8分≤總分≤20分;中度抑郁:20分<總分≤35分;重度抑郁:>35分。HAMD-24項積分減少率=(治療前總積分-治療后總積分)/治療前總積分×100%[8]。3)中醫證候積分。中醫證候包括精神抑郁、善太息、胸脅悶脹、失眠多夢、易怒喜哭5項。無癥狀,計0分;偶有、但無多大煩惱,計2分,為輕度;部分時間有、尚能忍受,計4分,為中度;常見、勉強忍受,計6分,為重度;持續忍受、不能忍受,計8分,為極重度。中醫證候積分減少率=(治療前積分-治療后積分)/治療前積分×100%[6]。

      3.2療效標準

      參照《中醫病證診斷療效標準》[6]中的有關標準擬定。治愈:癥狀、體征完全消失,HAMD-24項積分減少率≥75%,中醫證候積分減少率≥80%;顯效:癥狀、體征基本消失,HAMD-24項積分減少率≥50%、但<75%,中醫證候積分減少率≥50%、但<80%;有效:癥狀、體征有所改善,HAMD-24項積分減少率≥25%、但<50%,中醫證候積分減少率≥30%、但<50%;無效:癥狀、體征無改善,甚或加重,HAMD-24項積分減少率<25%,中醫證候積分減少率<30%。

      3.3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23.0軟件進行統計分析,臨床數據行正態分布檢驗,秩和檢驗用于查驗等級數據,計量資料以均數±標準差(x±s)表示,2組自身治療前后、兩個樣本治療前后比較分別用于獨立t檢驗、配對t檢驗;計數資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檢驗。以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3.4治療結果

      3.4.12組綜合療效比較?傆行手委熃M為90.00%,高于對照組的66.67%,2組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3.4.22組治療前后SAS積分比較治療前2組SAS積分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后,2組SAS積分與治療前比較均降低,且治療組降低幅度大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1)。(見表2)3.4.32組治療前后。HAMD-24項積分比較治療前2組HAMD-24項積分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后2組HAMD-24項積分均低于治療前,且治療組下降幅度大于對照組,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1或P<0.05)。(見表3)3.4.42組治療前后中醫證候積分比較。治療前2組中醫證候各項積分及總積分比較,差異均無統計學意義(P>0.05)。2組中醫證候各項積分及總積分治療前后組內比較及治療后組間比較,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1或P<0.05)。(見表4)

      4討論

      抑郁癥歸屬于中醫學“百合病”“郁病”范疇,病位在肝,與心、肺、脾息息相關,治則為疏肝解郁!端貑·玉機真臟論》云:“憂恐悲喜怒,令不得以其次,故令人有大病矣”[10],多因感受外邪,或情志刺激所致。西醫主要采用口服抗抑郁藥物治療,多以單胺類神經遞質為靶點,但存在著不良反應多、起效緩慢等問題。本次研究對照組口服氟哌噻噸美利曲辛片治療,該藥由雙向抑郁藥美利曲辛加氟哌噻噸而成,美利曲辛的鎮靜作用較阿米替林弱,可阻礙突觸前膜對5-羥色胺、去甲腎上腺素(NA)的第二次攝取,增加神經遞質含量,從而抵抗抑郁;而氟哌噻噸可拮抗突出后膜多巴胺(DA),提高DA的合成,增加釋放,緩解抑郁焦慮;二者合為一體,加強療效。該藥在對抗抑郁的同時,亦可出現不良反應,如便秘、口干、頭暈等,長時間服用會對其產生依賴性[11-12]。靈龜八法是依據人體氣血流注的時間來選擇開穴時間以治療疾病,其包含著豐富的理論,如九宮八卦、八脈交會穴、河圖洛書等。配穴中百會、印堂寧心安神;內關止痛理氣、解郁寬胸,心經原穴神門可暢心氣、安心神;太沖是肝經原穴,合谷為大腸經原穴,二者配有“開四關”之意,可平肝鎮靜安神;三陰交調肝腎脾三經氣血,與上諸穴合用,化郁凝神理氣。六字訣是我國傳統功法,練習者深吸氣后,呼氣時分別配合念“噓、呵、呼、呬、吹、嘻”六個字,其中噓屬肝,呵屬心,呼屬脾,呬囑肺,吹屬腎,嘻屬三焦,吸入自然之清氣,排出體內濁氣,此時胸、腹腔產生不同氣流從而影響人體的五臟六腑,調節氣血運行,而至陰平陽秘。有研究發現六字訣比較在意形、聲、氣、神、韻的運用,注重對患者的心理調節和自我控制,能改善患者焦慮抑郁等不良的心理狀態[13]。而本次研究結果也證明了此點,且配合靈龜八法可使療效更佳。本研究結果顯示,總有效率治療組為90.00%,高于對照組的66.67%(P<0.05),治療后治療組SAS積分、HAMD-24項積分、中醫證候各項積分及總積分均低于對照組(P<0.01或P<0.05),說明靈龜八法配合六字訣臨床療效頗佳,可改善抑郁癥患者癥狀,為臨床治療抑郁癥提供了一個新思路。

      作者:蒲紅春 李儀

      來源于《湖南中醫》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lazy8.net/kangfuyixuelw/24301.html


      上一篇:藥學專業學生職業道德教育
      下一篇:沒有了

      又色又爽又黄的三级视频
      <var id="pxh0h"></var>
    • <input id="pxh0h"></input>
    • <var id="pxh0h"></var>
      <nav id="pxh0h"><output id="pxh0h"></output></nav><font id="pxh0h"></font>
    • <sub id="pxh0h"><tt id="pxh0h"></tt></sub>
      <nav id="pxh0h"><var id="pxh0h"></var></nav>
    • <var id="pxh0h"><output id="pxh0h"></output></var>